不稳定的情绪,正是母亲遗传给马拉多纳的,也影响着他日后的生涯

不稳定的情绪,正是母亲遗传给马拉多纳的,也影响着他日后的生涯

北京时间9月21日,阿根廷体育频道公布了马拉多纳为阿根廷世青赛效力的珍贵资料。当年的马拉多纳在日本东京夺得了他的第一个世青赛冠军。由于他当时还未成年,他的父亲奇托罗和经纪人希特兹皮雷按照规矩陪伴他一同前往了日本。长辈们都认为这次夺冠是马拉多纳足球生涯中的一次重要突破——提高马拉多纳的商业价值,在70年代足坛已经有商业概念了。同样,这次世青赛成为了军政府的宣传工具。正在这次日本世青赛期间,美洲组织派出了一个代表团,专程访问布宜诺斯艾利斯,以调查阿根廷国内的人权状况。他们还希望通过世青赛夺冠来激发国内民众的团结,发动人民一同抵制外来势力的情如。在他们眼中,阿根廷青年队在日本夺冠已经是没有疑问的事了。

由于亚洲球队与阿根廷的时差,当世青赛决赛的终场哨音响起的那一刻之后一个小时,美洲组织代表团就获得了许可,入住马约广场旁几个街区的临时办公室。国内形势有所变化的时候,阿根廷国内所有电视台一齐播放78年世界杯决赛的录像,并打出大幅字幕,上面写着:1978年世界杯冠军,阿根廷!这个时候阿根廷的球迷们发挥了他们团结的特质,统一上街进行游行,表达对阿根廷世界杯夺冠的热烈庆祝。《理性报》的记者们轮番前往马拉多纳家中,对他的家人进行“深度挖掘资料”。于是,托塔一边在家里打开电视机收看着阿根廷1978年夺冠的录像,一边接受记者们一遍又一遍的采访。邻居们将这位新球王家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托塔在人群中间自豪地说,她的儿子是全阿根廷的骄傲。因为在上一次的见面中,马拉多纳不断地重复着球队对球迷们的保证。

“不要担心,母亲们,我们一定会将冠军带回来的。”托塔面对记者说。在她的身边,马拉多纳的女友克劳迪娅-比拉费恩更加收敛一些。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非常了解迭戈,我知道如果他没输掉比赛会有多么煎熬,但我现在能够想象他们正在庆祝冠军。”在接受电视采访之前,托塔专门去美发厅做了头发。记者们穷追不舍地对托塔进行提问,后来托塔有点不耐烦了,甚至情绪爆发。其实不稳定的情绪,正是母亲遗传给马拉多纳的,也影响着他日后的职业生涯。托塔一边拿着吹风机,一边无法控制情绪地哭泣起来。

然后,她朝着一名记者大喊大叫,要求他滚出房子,她要一个人安静一下。到了傍晚,托塔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为了能够让儿子的商业价值更高,她又一次充满微笑地登上了阿根廷国内最热门的电视访谈节目。在这次节目的末尾,托塔端起了一杯香槟,当着全国观众的面为她的儿子祝福。其实在那一次全国范围的马拉多纳推广活动中,有一位关键人物是何塞-马里亚-穆尼奥斯。他是里瓦达维亚电台的一名记者,里瓦达维亚也是阿根廷全国范围内最受欢迎的广播电台。穆尼奥斯不但拥有庞大的听众群,他的专业能力非常强。他的赛事报道和对足球比赛的技战术分析非常厉害,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听众。